扫黑除恶在动,科创中心建设情况,科技展示成果

2019-09-26 22:50栏目:国际
TAG: 国际

  由成都大邑县人民政府、香棉花影业主办的第三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9月24日在大邑安仁古镇举行闭幕式暨颁奖典礼。闭幕影片《听瓦尔达说》座无虚席。聆听这位法国电影新浪潮教母讲述自己的电影观念之前,在过去的一周里,“女性”以电影之名,千姿百态地呈现在银幕上。科创中心建设情况

  作为国内唯一的国家级女性电影展,也作为我国西南地区唯一的国际性电影展,“山一”显得很美好。它的策展和选片是优质的,观众能够在这里看到当年来自欧洲“三大”最新的影片,又因为“女性”这个明确的限定主题,为观看电影赋予独到的视角和解读方式。当不同的女性议题以多样的方式集中呈现,“女性电影”仿佛不再是一个门类的束缚,而是一扇打开全新观看方式的大门。

  2017年,首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在成都举行,成为中国首个也是唯一的国家级国际女性电影节。电影文化氛围浓厚的“全国票房第五城”成都,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国际电影展。“四川人很幽默很乐观,然后很开放,这种包容性,扫黑除恶在动我觉得对于一个女性影展来说,是非常非常好的土壤。”策展人李沫筱很喜欢这个城市。

  今年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围绕电影展映、论坛、电影市场、开闭幕式、海外巡展五大板块内容展开,作为一个成立三年的电影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虽然规模不大,但作为一个电影展,“她”足够high。每一部电影都珍贵且值得观看。所有展映影片均为女性电影,其中大部分在国际电影节、影展上斩获过大奖。

  在“巾帼英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单元,观众可以从《护士日记》《女理发师》《李双双》修复的往日光影中重温中国女性经典形象。在“一带一路”女性故事单元的《伊莉娜》《蚂蚁的觉醒》《监视清单》中,观众看到女性的现实生活。在全球狂潮单元,《系统破坏者》《上帝存在,科创中心建设情况她叫佩特鲁尼娅》《21世纪女子》《斯特女士》《不能说的游戏》《女服务员》《视觉》等片,展现了当下的现代女性价值观。

  每年的影展结束后,负责选片的李沫筱就开始了满世界找下一届参展片的历程。在各大电影节上邀约新片,也根据自己的功课和理解去发掘作品。今年她最得意的是一部关于世界上第一位女性导演爱丽丝·盖伊的纪录片,她拿到了“中国首映”。

  这位在1896年至1906年期间,世界上唯一一个拍电影的女性导演,一生都在致力于电影创作,拍摄了千余部短片,22部长片,但鲜为人知。

  李沫筱在最开始做女性电影节工作的时候,做过一些关于女性电影历史的功课,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发现有这样一部纪录片在拍摄,我就很早就盯上了。”《爱丽丝·盖伊-布拉切不为人知的故事》世界首映于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之后在美国本土的特柳赖德电影节、纽约电影节等放映。

  李沫筱很高兴这部片子选择了在山一首映,“我们这种主题性电影节展也有属于自己的优势,假设这个片子在上影节放,我觉得反响不一定会像在这里这么好,因为观众太容易忽略它了,那里的好片子真的非常的多。”而这么一部冷门导演的冷门纪录片,在成都的放映影厅里也达到了七八成的上座率,“大家居然会愿意买票来看,这让我觉得很感动。”

  经过三年的生长,山一的观众人数有了显著的提升,“今年的开幕片50秒就售磬了,《广岛之恋》《绿光》《关于我母亲的一切》等热门片也都是售罄的状态,科技展示成果很多并不知名的片子也出票80%以上,这是观众对我们有信任了。”

  “女性”这样一个性别标签是否会成为一种限制?事实上,在参与影展的过程中,这样的顾虑逐渐被打消,相反女性提供了更新更多维度观看世界的方式。

  影展中呈现出包括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国家地区、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份处境的女性的生活。虽然被“观看”的是某个女性个体,但从这些人物身上,折射出的意义又是多重而丰厚的。

  经过全新修复的《护士日记》《不了情》等老电影,在这样的电影展中,也焕发了新的光彩。李沫筱说:“我重新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当时那些老电影中的女性形象居然非常前卫,她们所做的选择、从事的职业,扫黑除恶在动或者各种行为,我甚至觉得比现在很多当代的女性都要先锋很多,勇敢很多。”

  关于那些需要被反复谈论的社会议题也不会被忽略,性侵、家暴、性别平等,不断更新的创作者对这些主题都不曾缺席。而女性也可以被用来隐喻一个国家的政治,也可以承载一段战争残酷过后的悲喜,甚至超出生理上的局限。“我其实没有把女性想象成一个大家所理解的某种形象,或者是某种符号。女性也不仅仅是生理性别特征上的一个指代,做女性电影节的策展就是把这个东西给打破。”李沫筱说,“你让大家去意识到什么是性别平等,那么首先能做的是不去产生对立。可能最柔和的一种方式就是,你把这个东西敞开。”

  “在我们国家的女性电影节中,我们只会展示女性电影人拍的女性电影,但山一还会引入一些男性电影人拍摄的女性题材电影,这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待更多关于女性的社会问题。”瑞典“她们的电影节”主席玛丽·韦尔梅朗说。

  和许多女性电影节(展)专注于女性创作者的作品不同,“山一”今年的致敬单元取名“We Love Women”,专门选取了男性电影大师聚焦女性的作品。侯麦、阿伦·雷乃、阿尔莫多瓦等大师作品在这里集中展映,抛却女性议题,对西南地区的影迷来说也是一份“大餐”。“我不想定义这个女性电影节应该是什么样子,因为有太多可能性了,我们才刚开始。”李沫筱说。

  做“山一”的这几年,李沫筱了解到世界上原来有上千个女性电影节(展),“美国几乎每一个州都有一个女性电影节,欧洲可能一个国家也会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女性电影节有不同的主题和诉求,有的要做的是推动两性的平等,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创作者的权益。”

  “女性电影节会给一个社会带来什么?”是今年影展主席论坛的议题。“山一”邀请了世界上不同国家地区电影节的主席共同来探讨关于女性电影节的议题。

  瑞典“她们的电影节”主席玛丽·韦尔梅朗透露,在瑞典,女性参与的影片可获政府投资,以此来促进女性电影发展。而马德里女性电影节主席蒂亚戈·马斯·特勒则透露,他所在的电影节会关注女性电影创作者的所有工种,组建女性电影技术工作者的平台。例如《权力的游戏》中的特效都是由马德里的女性特效人员完成,“这些女性是榜样,我们希望让年轻人知道,在电影行业中,任何角色都可以由女性扮演,电影工业中其实是不分性别的。”

  而汇聚在影展上的女性创作者,也通过这个平台交流了自己的从业心得。《星溪的三次奇遇》的导演竹原青坦言自己作为一个新人女导演的确受到过投资方的质疑,“他们会觉得女导演是不是会更情绪化或者抗压能力比较差,会不会不靠谱。”而另一位新人导演麦子也指出,“我们的性别被刻意强调,反倒本身说明了我们弱势。”与娄烨合作多年的制片人耐安,则在面对新人的困惑时,给出了非常肯定的答案,“如果让我代表女制片人这个群体的话,我可以很自信地说,迄今为止我把我遇到的问题都解决了。”

  值得一提的是,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拥有电影市场的女性电影节(展),自2017年首届开始便设立了电影长片剧本创投会,科创中心建设情况每年提供现金及非现金奖励,鼓励女性电影人创作,为优秀的女性议题剧本提供产业内的扶持和帮助。今年山一创投会更吸引了全国各地60余家影视公司主动报名参加,甚至还有韩国影视公司专程远道而来。

  项目创投必须聚焦女性议题,扫黑除恶在动是这个创投平台的特色。今年山一创投会在初选阶段共收到了328份项目报名,其中国内项目174份,国际项目154份。李沫筱介绍,今年40%的创投项目为男性导演,越来越多的男性电影人共同为女性电影事业努力; 30%的项目具有明确的类型化倾向,女性导演的市场意识逐步清晰,科技展示成果这都是关于女性的创作值得欣慰的部分。

  关于“山一”的未来,李沫筱希望,这个影展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同时也不必给自己局限,“我希望是永远都是以电影为大,用电影来说话,而不是用性别来说话。”

今日相关新闻

  • 设施或者驱赶抗议人群极少机场不得不调理安
  • 业怎但不知就
  • Find7的地耿介在这个已经功劳了一代经典O
  • 、时事要闻、时事一点通、东方等内含邦内、邦
  • “银行间可让与”债券种类近期不少基金公司踊